追蹤
美髮沙龍 經營管理 MintHair 執行長 慈善美髮演說家 蔡美秀
關於部落格
中和 Mint hair 美髮沙龍 執行長 蔡美秀 的經營管理筆記
  • 192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專訪MINT 芳療教育部經理 AMY老師

所以我很感恩,在美容行業做這麼久,真的學了很多東西。從以前佐登是做平價式的課程,可能是菜籃族、媽媽族上班族,一直做到金字塔比較頂級的客戶。可以說是什麼樣的客戶都接觸過了。一路走來學習到很多,也發現一些體系經營方面不同層面的規劃跟比較小細微的部份。
記得以前也是從助理開始做,洗廁所倒垃圾送便當做到芳療師,再做到資深然後顧問分區主管。就是一直不斷累積自己的從業經驗、管理經驗。我也曾經在大陸開業過,那是一個很新的市場。
可是在創業之後才發現,過去的成就、過去的經驗並一定能為將來帶來什麼,而且當過度依賴過去,將來的成就有時反而會變成將來事業的絆腳石。這是我創業這幾年的體悟。
到Mint這家店其實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當時是在亞爵工作,做這個行業這麼久,其實也跟其它人一樣面臨一些問題,會厭倦會疲憊,怎麼做就是這些課程、怎麼玩就是這樣。當時就在思考,我的年紀一天天增長,將來的方向在哪裡?覺得相當迷惘,我感覺自己就很像一台賺錢的機器,雖然我們收入豐厚,因為資深的老師只要有一定的年資收入都不會少,從十萬、八萬起跳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當年紀不斷增加時,你會覺得你吸收的和你年齡的增長沒有辦法畫上等號。就會開始思考人生的意義和目標。那時就遇到我很久以前上104刊登的一篇履歷,是在找亞爵這個工作時刊登的。不知道為什麼履歷又被打開了,Mint就打電話給我說希望可以跟我談一談。

當時在亞爵下班時已經十點半了,我在想有什麼好談的?難道全台灣還有什麼比亞爵更好的條件更好的學習更好的福利更好的客戶群嗎?當時不會考慮換工作而且我做得很穩定。當時我就住淡水我都不知道對面就有一家Mint,就離我家三分鐘所以我就去看看了。到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當時還擔心是不是詐騙集團,有人在這麼晚的時候面試的嗎?大概跟執行長聊一下,看看以後這家店如果不錯的話可以來消費。剛進來的時候就有點驚訝,店裡的氣氛和馬路上的氣氛有很大的差別,我很訝異我居然不知道有這樣一家店。

執行長給我的印象很深刻,執行長給我的感覺是一個風趣又睿智的人,雖然個頭不高但是內涵豐富。做為一個朋友來講的話,這個人非常有企圖非常有想法,非常的有魄力有見解,很不錯。但是我不會選擇進來工作。過一個星期後那天剛好休假,又再度和執行長再聊了很多。他的一些回答讓我思考一些問題比較有答案,站在從業人員的立場來說他是怎麼讓我心動的,今天在全台灣不管任何一家連鎖體系我看太多了,公司壯大就很容易跟現場脫節,比較沒有辦去聆聽現場的心聲。比較沒有辦法像這些年輕人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有些人可能想說我就做吧,做到沒有體力了我就轉教育,轉管理嘛!其實那只是一個夢的開始,因為教育跟管理也不是一個那麼容易的事情,而且不管你轉哪個職務,都是含蓋在公司的體系之下。這家公司的發展到底跟你有沒有什麼關係?之前在菲夢絲的時候一個月最高可以領到二三十萬,客人刷卡都是刷一兩百萬,簽無限支票的。公司壯大了跟我也沒有什麼關係,公司倒了我就換公司。你會發現你永遠是一個人。永遠在繞圈圈,遇到好的公司投入,遇到不好的公司倒了就重新換投入。做這個行業換了一個公司就要抱著從零開始的心態去面對,那我們是一個很講究資歷的行業。學姐學妹制都非常的嚴重。那時我聽執行長對Mint企業概念的文化我覺得很不錯,給你空間可以跟公司一起成長。之間的關係是比較屬於主體的關係,不會只是一個機器。主體是印刷廠就只是要找一個機器。

感覺上我們是血肉相連的,可以一起成長。而且執行長他的個人風格裡面有一點滿優秀很欣賞的,他看人比較一體兩面。他會去看一個人的優點也會去看一個人的缺點,而且比較有包容性。不會因為當你的缺點出現時而對你這個人出現極度否認的價值,比較不會貼這樣的標籤。我覺得人跟人的相處上不是因為這個人可愛,還是因為這個人特別好才跟他相處,有這樣度量的人公司要做大應該也不難。

從我仔細瞭解到深想,現實面也很重要。執行長大概還滿希望我來的,所以就拿了目前美容美髮產業目前的結構說很希望提供這樣的結構大家可以共襄盛舉。他的期許是希望每個人的生命都可以活出好的一面。那我這個人比較感性,就覺得這樣很不錯。執行長說公司本來就有這個體化,當我們的營業收入一個很穩定的狀態,有一部份的收入是要拿來做回饋社會的。我後來發現,一個人的付出與收穫要平衡,過度的去勞累是不對的你的身體負荷不了。但是你過度的去索取沒有付出,心也會是憂鬱會糾結,轉換為身體的痛。所以一個人的付出跟收穫要平衡。為什麼我們會覺得沒有希望?為什麼你人生目標很不明確?那是因為你自我價值沒有提升。價值不在於一個人可以賺到多少而是在於你可以貢獻多少。美容跟美髮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文化,雖然是同樣屬於比較類似的行業。所以我們現在在做的這件事情算是挑戰度比較高的事情。把美容的靜態跟美髮的動態結合在一起,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這一塊。看起來這樣的組合已經成為Mint的一大特色。Mint今天會有這樣的成績有這樣的狀況,有很多人的心血努力和付出還有包容。

問:你期待在未來能夠為Mint帶來什麼樣的新氣象或是為從業人員帶來什麼樣的價值?
我不敢說我能帶來什麼我只能說我盡力做什麼。我一直在思考流動率的問題是在於哪裡?早期芳療師是因為有賺到錢並非心裡所願就會去做。像我們是以這個行業為終生職業的人,我們對這份工作有另外一份的感情。這個感情跟我們販賣的流程和服務以及客人看到身體療效的改善會有很大的連結。這就是我們做為單獨的SPA來講這是我們文化的脊椎。台灣太多傳統芳療、美容師,看到客人來就是做臉做身體,做完給錢就是這樣子。但是他不知道自己做的東西會有什麼樣的效益,在Min芳療的部份我比較著重在整體療法。

整體療法和一般療法會有一定的區格性,我們講究的是身心靈的平衡,如果一個老師只能幫你舒緩肢體性的酸痛,只能做一個最初級的階段。我們要做的是身心靈都得到釋放,經常我們的身體會造成酸痛都是因為心情有一些負面的情緒累積。在我們整理療法來講,芳療師必需要有非常專業的解剖學的知識,主要是讓客人的身體不要受到傷害。接著要讓客人的身心靈得到很好的放鬆。讓客人更有自信可以撫平內心的創傷,這些問題都可以得到我們的整理療法得到解決。

整體美容療法有什麼特色?我們要扮演的角色是看醫生前要遇到的那個人。我們可以讓你自我療鬱的能力可以提升去舒緩身體的症狀,以及特殊的儀器和特殊的產品以及芳療師的人格養成和正面的能量,都能夠疏導你,這是我們要去做的。很多事情可以經由我們的工作去改善,當你知道你工作上的責任,當你知道你可以帶給這個人什麼的時候,這份工作他不會只是一份工作,你會在你的工作中找到樂趣、快樂、成就、健康這才是我們文化的理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